主页 > 杂记

童年往事散文随笔:年味儿

发表时间:2018-03-08 文章来源:作文素材

儿时的年味儿

濮阳的年味儿是从二号路开始的,年二十三刚到,二号路综合楼南门的人行道上便有三三两两的商贩在那里出售年画和对联了,中午时分,商贩渐渐多起来,人行道上挂满了大红的灯笼和各式各样的喜庆挂件,人来人往驻足围观,年味儿也就来了。

自从参加工作以后,年味儿便渐行渐远,春节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忙碌的假期而已,所有与年有关的那些记忆都留在了儿时。那时候,生活条件异常艰苦,记得有一年,家里穷到连过年包饺子的肉都买不起,母亲就把家里下蛋的鸡杀了给我们包了顿肉饺子,鸡骨头上还粘了些没刮干净的肉,母亲便炖了给我啃来吃,也许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吧,当时的我觉得啃鸡骨头的日子好幸福,幸福到睡觉都可以笑出声,幸福到空气中氤氲的灰尘都是甜滋滋的。

村里的年是有仪式感的,孩子们的欢喜,大人们的忙碌,那些日子里的事桩桩件件让人记忆犹新。腊月二十三过小年,年味儿便浓起来,家家都在张罗着扫房子、炸丸子、蒸年糕、蒸花馍。那时候扫房子是真正的扫房子,屋里的床、衣柜、桌椅等家具都要搬到院子里,母亲裹着头巾,披上旧衣服,把自己裹的只剩眼睛,在屋里大干一天,房顶、墙壁、角角落落都打扫一遍。院子里的晾衣绳上则晒满了被子和褥子,晒一会儿就要翻一翻,还得用棍子敲一敲,好让被子里的棉花能蓬松一些,晚上睡觉盖着晒过的被子又暖和又舒服。

我小时候嘴特别馋,喜欢吃父亲炸的红薯丸子,父亲会在院子里支一口铁锅,把丸子团成圆圆的然后下锅,等丸子变得金黄,母亲则一手拿着长筷子从锅里夹出来,先放漏勺里控控油,再放盆里,我的任务就是给火添柴,还有就是吃啦,父亲炸的红薯丸子特别好吃,尤其是刚出锅的超甜,嚼一口唇齿留香,每年的红薯丸子刚炸完就被我吃的所剩无几,现在回忆起来还直流口水呢!

二十六七就要蒸花糕了,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要蒸很多花糕、枣镆、肉包、豆包,多到能够吃上一个月。因为蒸的多,需要用很大的蒸笼,还要高高地摆好几屉,这样的蒸笼不是每家都有,所以蒸花糕是要排队的,小时候跟着母亲在邻居家院子里蒸花糕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很多大人围着锅台说说笑笑,蒸笼里冒着香气,小孩子在一旁嬉戏玩耍,时光很慢也很美。

就这样一直忙到除夕,除夕最难忘的就是晚上包饺子,这天的饺子会包很多花样,我那时候只会包太阳,说白了就是两个饺子皮盖一起的那种,圆圆的像太阳一样,母亲会准备几颗硬币包进饺子里,如果谁吃出来就说明来年会有福气,每次都是父亲吃出来最多,但事实证明这个预言一点儿都不准,恰恰父亲是家里最没有福气的一个人。

接着时间就来到了元宵节,父亲做得一手漂亮的木工活儿,每年他都会做一个大的木制灯笼,主体由6根木制骨架围成,上面伸出6个栩栩如生的木雕龙头,龙的嘴里叼着红樱子,漂亮的花纸糊在骨架外面,里面点上蜡烛,红彤彤的光从花纸上透出来,映着花纸上的图案显得异常好看。这个灯笼太大,我没办法拿出去玩,所以父亲每年还会给做特别的小灯笼。有一次,父亲就给我做了一个萝卜头灯,插在竹竿的一头,走起路来萝卜头颤颤悠悠,我带着萝卜灯去村口看烟花,小伙伴围过来那个羡慕啊......

小时候的年很美好,长大后再也找不到那时候的年味儿了,有道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如今,我也从一个农村丫头一步步通过读书走出家门,有了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我通过自己的努力,拥有了很多,但是却离自己想要的那种儿时的快乐和幸福越来越远。儿子也在渐渐长大,他也在体会着属于他这个时代的年味儿,童年的时光很短暂,希望儿子能留住属于他的快乐和幸福。

童年往事散文随笔:年味儿的相关内容

本栏目热门文章